公告版位

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jpg


长达一个月的考试期终于结束了,接下来是两个星期的假期,我们诺丁汉的所有华人都可以轻轻松松地度过这个农历新年了。

我在诺丁汉的第一个学期就这样结束了,日子过得平淡而充实。我很高兴选择了这里,打从踏进校园的那一刻,我便爱上它了,就像一直深锁的心门,突然“哒”的一声,锁头解开了,大门随之而开,里面散射出一片光亮,整个世界好像阔了许多。这应该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

在诺丁汉读了一个学期,我觉得这里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地方。就拿这次的假期为例,我们许多人原以为考试后的第二天就得继续上课,有一些人觉得这样的安排很不合理,就上网查看最新的academic calendar,结果发现多了两个星期的假期。噢,充满人情味的诺丁汉,我们所有华人子弟都会感谢您!还有一次,有一个外国学生因意外去世,学校为他举办了一个星期的哀悼会,许多人都表露出对此事的关心和慨叹,那时候,我深深感受到生命之重,重得让所有的人去珍惜它、把握它。

除此以外,诺丁汉还有一点深深吸引着我,那就是它的随性。可能是因为外国分校的关系吧,总觉得这里的一切比较简单,不会有绑死人却不合理的规定,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可以很容易,完全没有压力。比方说,刚开学时,我参加了SA举办的ice breaking night,那时候,大家可以很轻易地说:“can I join you?”,然后轻松自在地玩在一起,再轻松自在地散去。说实话,相比于AMCISA的新生营,我比较喜欢这样的好聚好散,但也因为这样,人与人之间才很难建立出深厚的感情吧。

以上便是我在诺丁汉一个学期的总结:随性、充满人情味和美丽得让我一见钟情。

naGG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2.jpg

最近忙于准备考试,没时间构思新的文章,只能发表以前写过的文章,充实一下这张页面。以下文章写于2007330日:

《当我们不知道是对还是错时》

今天,高三第一次统一考试刚刚结束,我想起在华文试卷上的一篇记叙文,觉得颇具意义,在此写下感想。

那篇文章里有一则小故事:一辆运送果品的带斗汽车在拐弯时,因为上面堆码的纸箱没有固定好,最高处的一只纸箱跌落了下来,并且立刻裂开,滚出了许多猕猴桃来;开车的司机没发现,车子飞快地驶远了。这时就有一些过路人去捡拾那些猕猴桃,有个骑自行车的男子,捡了不少抱在胸前,摇晃着身子,去往自行车前面的铁筐里装。他的行径一直被一对师生注视着,过后那位老师对学生说:那个人真是太卑下了!之后老师也讲了一连串有关卑下的道理。

我想说的,不是那位老师觉得那男子卑下的道理,而是我们在处理一些摆在眼前的引诱或尴尬的处境的方式。从以上故事中,人们处理猕猴桃的方式有三:
(一)捡拾那些猕猴桃
(二)站在那里旁观

(三)视而不见,匆匆走过

如果是你,你又会怎么做?是(一)、(二)、还是(三)?或者还有(四)?怎么做才是对的呢?

(一)的行为虽然不正确但也不全然错。它只是由于人的一种贪小便宜的心理,并没有涉及偷窃或损害他人,只是让人觉得贪婪,脸皮厚而已。简单来说,就是不拿白不拿。

(三)的行为不错也不对,虽然不贪心,但漠视那些猕猴桃,乱丢于公共马路上,似乎也有些欠缺公德心。

(二)的缘由有些复杂,旁观者可能是心动而不行动,或者只是凑热闹,较前两者好不了多少。

贪心固然不好,漠视也不对,旁观也不好,那么标准的做法是什么?《道德教育》的答案应该会是:寻找出那辆汽车的来源,联络司机,将那些猕猴桃交回给他。那么如果无法联络上或司机不要处理呢?你会收拾那些猕猴桃吗?之后又会如何置之?

若是本人,或者是较为理智的方法,我会把那些猕猴桃拿去庙堂供祭,当作是那位司机作了善事吧。

同样的,若路上有几十块钱的钞票,你又怎么做?当然不能独吞,漠视也不好,交给警察又恐怕会被中饱私囊,所以,在无法找到主人的情况下,最好就是把那些钱捐给慈善机构了。

因此,总的说来,当我们在面对一些引诱或困难时,最佳的做法就是选择对大众、对社会最有利,最过得自己良心的方法。

naGG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1.gif

以下诗作是我前两届《花踪文学奖》的投稿作品,文辞粗糙,最后当然是惨遭淘汰啦。

《人哪!你我本是四方之物!》

人哪!
你我竟是四方之物?

看哪!
哪是你我呱呱坠地之处?
是四方的医院,
    四方的婴儿室。

瞧呀!
哪是你我寒窗苦读之处?
是四方的学校,
    四方的书本。

望啊!
哪是你我金榜题名之处?
是四方的大学,
    四方的文凭。

望啊!
哪是你我功成名就之处?
是四方的大厦,
    四方的办公桌。

瞧呀!
哪是你我了却残生之处?
是四方的医院,
    四方的病床。

看哪!
哈!哈!
你我撒手人寰之处,
竟也是,
四方的积善堂,
四方的棺木。

唉!
人哪!
你我都是一样的,
本是四方之物。

我们人类从出生开始就好象活在一个无形的制度之下:童年—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大家生活的形式大同小异,只是质量不同而已。到底是我们制造制度?还是制度制造了现在的我们?你甘心活在这种制度之下吗?

naGG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