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8010010.JPG

今天是2009722日,一年前的今天的这个时候,我和艾颖正在南大的宿舍里大扫除——洗衣、洗厕所、扫地、抹地、检查宿舍设备......。晃眼一年又过去了,现在的这个时候,AMCISA新一届的新生营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那些新生们是不是也像当时的我一样,茫然地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我的那些朋友们是不是也像当时的学姐一样,不遗余力地带动队里的气氛?直到现在,我仍常常想起当时的日子,我还记得......

2008720日:
在往Tanjung PagarKTM上,我、Nelly和艾颖彼此畅谈选择新加坡的理由——Nelly为了物理;艾颖为了更高的薪金;而我说:“我要真正的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不要Chemical WITH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现在想起,我的这个梦想还真是“伟大”啊!我们聊了很久、很深,那晚更是我第一次看见艾颖哭。我们也遇到了一位南大生——育华学长(应该,我记不清楚了),他在火车上窜来窜去,四处“搜寻”南大新生,就这样和我们碰着了。他和我们聊了聊大学里的事情,我还记得他说过,大学很自由,但也因此充斥着诱惑,我们必须懂得自制。

2008721日:
大约五六点钟醒来,火车已将到Woodland。育华学长领着我们过了关卡,然后就与一早便等候在那里的学姐学长和其他新生们会合。我看着眼前这个我不顾一切而来到的新加坡,我应该高兴,应该激动啊!然而不安的感觉却从那个时候开始滋长。我们坐南大的Shuttle Bus来到校园,负责Hall 1的学长们帮忙我和艾颖把行李又拖又抬地搬到位于山坡上的13-02-196号房。那段路程非常艰辛,拿诺丁汉的SAC-Block的距离与之相比,还真是有点儿小巫见大巫呢!我们匆匆放下行李后,都没能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学长们领着去办理杂七杂八的手续。直至下午五点左右,新生营全员才集合在一起。我被编进“秘蜜瓜”,SA们尽心尽力地带领队里的活动——玩游戏、喊口号、互相交流等,可恶的是,我这个没良心的东西,随着心中不断涌起的不安与陌生,我的态度越来越显得敷衍和不自在。我很希望“既来之,则安之”,可不知怎的,我的脑海飘过很多东西——忧虑、害怕、担心、思念......,我还不断地向队友借手机打回家。晚餐过后是新生营的开幕典礼,我还记得在那开始前美琴学姐和我分享了她在南大初时的一些消极的经历——对人际关系的疲惫、Grant的压力、曾经想过休学等,但是她没有放弃,努力地走出了阴霾。那时候我想,或许我现在所面对的正是她当初所经历的,我应该要有耐性,然后就能等到晴天的来临。开幕典礼圆满结束,之后新生被安排和同系的学长学姐交流。我和同系的新生们各自说出选读该系的理由,大部分都是保护环境之类的,但是一位学姐说,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的,更多时候是着重在水资源开发。我听了她的话后有点动摇,加上一直萦绕在脑海里的那些消极的思绪,我开始怀疑新加坡是不是一个对的选择。

2008722日:
早上六点多,来接艾颖的学姐就来敲门。艾颖走后,我因为身心疲惫,胸口有点不舒服,便在床上躺着,直至学姐来接,才挣扎着起了身。早餐过后,新生们继续未完成的手续,这时我却发现我忘了把护照带出来,幸好一位学长愿意陪我大老远地走回去拿。AMCISA的人真是好的没话说,不过如果这位学长知道我几天后就走了,他肯定会晕过去吧。午餐过后,新生被“放”回宿舍,我和艾颖开始清扫房间,那时我真的想过就这样一直待下去的。可是不知怎的,当我一回到人群中,孤独、彷徨和思念便向我凶猛地袭来,胸口好像压着一块大石,让我无法呼吸。我很犹豫,却不敢也不能打回家,因为妈妈肯定不能给我一个中肯的意见。于是我打给文馨,又和她母亲谈了一会儿。我想了很多,突然脑袋里“叮”的一声,我想通了,然后我决定回去。我在晚饭时把这个决定告诉“秘蜜瓜”的SA,他们找了AMCISA的主席和我谈,希望能够帮助我解决问题,但是我心意已决。通过AMCISA,我联系上一位坤成校友——连莹学姐,我托她帮我安排回国的事宜。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找她,也许是人处异乡,校友之间感觉更亲近吧。那晚是我和“秘蜜瓜”的最后一晚,我们一起玩转站游戏、玩接龙、破冰、拍摄短片......。活动结束后,“秘蜜瓜”全体队友向我道别,我对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AMCISA。”

2008723日:
这天是AMCISAMSA交流日,大家一大清早就集合在Recreation Centre我在早餐后不久就离开,跟着几位SeniorsOAFA询 问退学事宜。午饭后,我独自一人在南大四处走走。我在华裔馆的南大历史展逛了一圈,又到南大公园溜达溜达。那时应该是毕业典礼结束不久,许多毕业生及他们 的家人在“南洋大学”的牌坊下拍照留念。我在远处看着他们,这原是我所追求的景象啊,可现在它对于我来说却只是一处风景。我也在慕名已久的南大湖兜了一 圈,不过我这个时刻的心却感受不到它的美,没法,心境使然。晚上,我和欣凯在Skype上通话,我告诉她我放弃留学新加坡的决定,一开口我便哭了,现在我终于体会到了她的心情。我们境遇相似,互相安慰,两个人,一个在新加坡,一个在日本,就这样一起度过了难熬的夜晚。

2008724日:
今天下午我要回去了。连莹学姐送我到Tanjung Pagar火车站,我们在等候火车抵站期间聊了一会儿。我们谈起坤成,连莹学姐也说了一些她在南大及目前在中学教育实习的事情。火车将抵达时,我们在检票站前分手,我想我会记住她的,也一定要记住在这四天里对我好的每一个人。火车开动了,窗外的景物飞也似的倒退着,我像是做了一场梦,而现在梦终于醒了。

就这样,我回来了。这次的出走(总结前后,这是最恰当的命名)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捩点,它让我更深刻地体悟到人心中的各种情感,也让我看见了自己的脆弱,使我更为认真地对待自己的人生。可以这样说,我真正脱离中学,便是从那个时侯开始。

所以,谢谢你,新加坡;还有,再见。

naGG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