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8755914115427819.jpg

离开这里已经十个星期有余,《老万叨叨馆》没了喁喁絮语,感觉像是座荒芜了的花园,杂草丛生,花木凋零。这十个星期一直过得很混乱,生活如是、心情如是。尤其最后一周,每一天更是昏天暗地,没天没夜地在赶功课。上课的日子都被用在跟时间赛跑,心情无遐整理,喜怒哀乐全掺杂在一块儿,混乱得使我做事一直提不起劲。现在回到正常的生活来,我总算可以好好想想了,如果要用几个词来总结过去十二个星期的心情,我想应该是——无助、疲惫和寂寞。

我的无助源于我的无能。这个学期课内和课外的东西多了许多,要留心的、要决定的、要解决的、要承担的,没一样做得好。然后我发现,我的学问是如此的粗浅,我的能力是如此的微薄,我的意志是如此的脆弱;我,有太多太多的不足。不足是没有关系的,有关系的是我不能改进它。原本没有天分就应该比别人更努力一百倍,可是我却没有这样做,所以当别人在前进的时候,我才还停滞在原点!

匆匆的生活、负面的思绪、糟透了的时间安排、随便应付过去的课内和课外的东西,这些都使我感到很疲累。然后,我开始动摇了——开始觉得自己以后不能是一个好的工程师,有点后悔接e-bulletin来做;甚至,此前从来没有过的,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突然怀疑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辩论组。疲惫,让我渐渐地忘记曾经确立好的目标,让我渐渐地迷失生活的方向。而当我越疲累,我就越气愤。困扰我的这些东西都很琐碎,就因为我太差了,它们才能影响我!

有时候,我希望身边有一个人,在我无助时能够帮助我,在我疲累时让我依靠。我可以对他表现我的焦虑、我的彷徨、我的伤心、我的任性。这个人可以是任何人,包括家人、朋友、情人、长辈、同学、前辈等,可是这个人在哪里呢?我的心像是一间四四方方的小房间,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外面人来人往,我会在窗前和他们打招呼、说话、嬉闹,但是就从来没有人打开房门,走进我的世界。Nelly说,我给人距离感,即使微笑也让人觉得有距离。她说得不无道理,我很羡慕那些能够勇敢地去靠近别人的人,或许我应该主动一些,尝试打开房门,打开这颗封闭的心。

我知道我的想法很消极,也很清楚必须作出改变,否则会慢慢地被这些消极的情绪侵蚀得体无完肤。所以,当它冒出来的时候,我会压抑它,尝试忘记它,然后设法从积极的角度去看待事情。这个时候,我会看天空、看星星、看树、看草、看花、看叶子、看湖、看雨;听风吹、听水流、听虫鸣、听鸟叫;这些自然存在或生长的东西都太美了,却不耀眼,如此宁静和祥和,让我原本混乱的心情渐渐沉淀下来,然后我会想起,我的身边有更多美好的事,不是吗?比如说友情。我和中学朋友们的感情依然深厚,和大学朋友们的相处也日渐融洽和自在。此外,我二十岁了,老天眷顾,让我又活过了一年,生命如此珍贵,我怎会舍得摧残它。还有爱我和我爱的家人,我开心,他们就会更开心。我一定要记得这些美好的事,要记得它们不是理所当然存在的。

叨唠了半天,可以说的话总算说完了,那些不可以说的就让它深藏在内心,然后慢慢地消逝掉吧。希望这些话滋润了这里,也能够滋润我心中的花园。一切一切,都会变成满天飞舞的蒲公英的种子,如同冬天的雪花,自由、轻盈、纯洁。

naGG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