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毕业典礼2.JPG

上个星期六我们高三理在Restaurant Izzi聚会,毕业有一年了,外表上大家也没什么改变,只是大家变得更亲近了,以前没怎么相处的同学也可以谈上好一会儿话。是我们都长大了吗?自从上了大学,我发现人与人的相处其实可以很简单,与刚认识不久的同学可以很亲切地打声招呼,然后很自在地谈一会话;但如果换作以前,与一个相识多年但感情变淡的朋友打声招呼都要考虑一下子。这种改变是好事吗?

Nelly说,中学生活是我们回不去的从前。她的话没有错。随着时间的流逝,我渐渐淡忘了一些做中学生时的无聊行径,如果不是不经意翻阅了毕业刊和纪念册,我应该早已忘记当年的我原来是那个模样。以下这一篇文章《当我们同在一起》,是Nelly在高二时写的一篇部落文章,记录了当年的某一天的中学生活。重阅她这篇文章,那个遥远的中学时光仿佛重现在我眼前。。。。。。

今天第一次下。第二次下突击组课操步。芝喊口令,我和彩雯操步,彩雯的pusing芝要放慢来练习,所以我们练了整束的候,pusing步了,够稳了,check到一半。老实说得如果咱们击组有更多时间步操,的步操应该可以步得很快。因为她有心。我步操的衡量准不是学长操得美或不美,好或不好。我看的是力度,那的感细节的步操里示出,手夹紧头抬高有擦地有,我也看学长的心,她们是否有心步操,那才是最重要的,只要有那一,我就有十足的信心可以把步操达标准的学长练得好,得杰出。

英文。老着某到去什pink panther了。我一头雾水地看着,不知道那是什。所以我就阿万,万,什么来的?让她听到,怪叫起Nelly don’t tell me you don’t know what is pink panther! Get a life!人家就是不懂嘛~文馨和禾在那里吃吃的笑,看了想扁她们,居然敢笑我这头狮子,还真不怕死~

我趁老在解另一词时放在上的悄悄拿走,抄下里面的英文句。当她refer书时……

who took my book??!!

哈哈哈~然,咱们的英文老就是人太好,不,所以我才敢

由于次下课时间学长团,我托菀帮我把《科人》和《life explorer》拿到印室去。第二次下操完步后我去拿回志和印了的料。哈,不用烦恼现时间看了,看了后自己从储存一。不。我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个主意,要妈妈?我就是笨……在那里罗罗嗦嗦地埋怨着,帮黄做事却有酬,我歉然地笑了,大喊:谢谢是全世界最好的人!菀说我不要做全世界最好的人,我要酬,五十块钱哈哈哈~但是,老麦总是心的。

课时在和阿万(琦珊)讨论《科人》里如何知道我是我那篇文章。跟她讨论很正的科学现象,居然有本事跟我……不出,太太太心了),我乍到!一下子表得像个气质大美女,一下子就成一了。哈哈哈~sejarah上到一半,把自己的老朱(文馨)的子移她们俩并坐),无无故是我的,我一头雾水地看着在那里笑不停,都不明白在笑什傻傻的。不我宁愿跟傻傻她说话,好上那要命的……老朱在那里无可否置地笑。

在最后一,口渴得要命,把水里的水都喝光了,愁着水喝~!我想起了,朱文馨有大水!呵呵~我把水壶递过去,她帮我装半,我5去,啼笑皆非。整天和我算帮她买个东西,一毛也要算回我。在我样学样果我把水骨碌骨碌地喝下去,不到半分全部喝完了……我求救地看着笑得打跌。果,又装了半瓶给我,我给她一毛,阿万接过钱,放老朱的铅笔盒里……

朋友在一起的生活,是精彩而和

同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同在一起,其快无比;你对着我笑嘻嘻,我笑哈哈;同在一起,其快无比……’”

唉——真是岁月不留人啊!当年的阿万如今已是老万,当年“傻傻的她”现在已是“人比黄花瘦”。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都已经改变。

創作者介紹

老万叨叨馆 ^___^ ラオスのワンタオタオ博物館

naGG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萧清
  • 哈哈!
    还记得当时你硬说是我“破坏你和文馨”……
    还记得我总是不够水喝,文馨总是用那种“你真是无可救药”的表情给我添水……
    还记得我们三剑客“The 3 kelefes”(馨一开始讨厌极了我们自称kelefe,也对,哈哈,kelefe简直是“侮辱了”她,哈哈哈哈)……
    还记得你们两个谈anime,我被夹在中间,无可奈何……

    或许,我们不需要回到从前,从前尽管美好,要相信我们的友谊像好酒那样,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香醇……越来越珍贵……嗯?=)
  • 哈哈!我还记得高二那年我们还演过《小红帽》呢。。。
    我蹦蹦跳跳地,唱着歌儿出场;文馨是大灰狼;你好像是外婆和旁白。。。
    哇——
    话说回来,那时候我到底说了什么让你感到恶心的话?

    naGGGGG 於 2008/12/14 22:59 回覆

  • 萧清
  • 哈哈,对咯,那个拿枪的小红帽很有型。。。演员好像不太符合形象。。。 =P
    具体说了些什么我不记得了,跟爱情的哲理有关系……只记得当时我一本正经地说着那篇文章中的科学原理,你就用哪种……有够无聊……的理论对付我……真是拿你无语,哈哈
  • Kay
  • 呵呵……陪你一起感慨以下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