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gif

以下诗作是我前两届《花踪文学奖》的投稿作品,文辞粗糙,最后当然是惨遭淘汰啦。

《人哪!你我本是四方之物!》

人哪!
你我竟是四方之物?

看哪!
哪是你我呱呱坠地之处?
是四方的医院,
    四方的婴儿室。

瞧呀!
哪是你我寒窗苦读之处?
是四方的学校,
    四方的书本。

望啊!
哪是你我金榜题名之处?
是四方的大学,
    四方的文凭。

望啊!
哪是你我功成名就之处?
是四方的大厦,
    四方的办公桌。

瞧呀!
哪是你我了却残生之处?
是四方的医院,
    四方的病床。

看哪!
哈!哈!
你我撒手人寰之处,
竟也是,
四方的积善堂,
四方的棺木。

唉!
人哪!
你我都是一样的,
本是四方之物。

我们人类从出生开始就好象活在一个无形的制度之下:童年—上学—工作—结婚—生子,大家生活的形式大同小异,只是质量不同而已。到底是我们制造制度?还是制度制造了现在的我们?你甘心活在这种制度之下吗?

創作者介紹

老万叨叨馆 ^___^ ラオスのワンタオタオ博物館

naGGGG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