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20091026142813329.jpg
民国大老——马相伯

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侵占中国东北,隐修十二年的马相伯以九十二岁高龄“破门而出”,严厉谴责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行径,积极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宣传全民抗日,组织救伤扶难,发表救国宣言和演说,呼吁实行民主政治等。“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但是那个时候,国共内战白热化,以为“攘外必先安内”的国民政府对日仍然采取不抵抗政策和依赖国际联盟调停;许多人也“躲进小楼成一统,管它春夏与秋冬”,各顾各的日子,不管国之存亡。《中国人的心理》一文就是马相伯写以抨击当时那些“各顾其私,只要自己过得衣食饱暖,什么国家社会,什么公共福利,皆一概不管”,或者“就是对于国家现状抱着忧虑,表示不满的,也只是在那里嗟叹或希望‘天生圣人’来替他们打江山”的人。

文章开门见山就指出当时中国人一个最大的毛病——好吃懒做,而从这一恶习发展下去,就会是“不能自救,不肯牺牲,而只希望外力来拯救”的“亡国亡种的心理”。作者一用“有两个叫化子在那儿‘各言尔志’”的故事来讽刺那些不肯努力,只会做白日梦的人,二用“一大群虾蟆要个‘王’”的故事形象地点出“只希望外力来拯救者”最后只会自取灭亡。文章语言简单,道理却尖锐深刻,即使对于现代,也很有现实意义。

回到今天,我们身边不也不乏马相伯所谓的“虾蟆之流,叫化子之续”吗?就我自己来说,二十岁的人了,也不怎么肯努力,整天只会做白日梦;又或者只管自己,对国事淡漠;又或者偶尔感到忧虑不满,却只能在那里清谈。像我这样享受着正规教育,却只懂得好吃懒做的家伙,看来与“虾蟆之流,叫化子之续”无异啊!

Posted by naGGGG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太不成熟,我这样形容自己,无论在感情还是处事上。感情上——对家人,我没有尽孝;对朋友,我没有尽义;还有其他无可奈何的情感,我不知道要怎样去对待。处事上——对课业,我没有尽心;对活动,我没有尽责;还有其他杂七杂八的琐事,我没有心情去理会。

于是,我开始讨厌,讨厌责怪自己过后不知悔改,讨厌承诺自己过后不能实践。我好怀念,怀念年少时的天真烂漫、无忧无虑,不用为自己的未来做决定,不会为不可能的缘分而叹息。我向往,一个自由的灵魂——翱翔于天际,奔跃于山河,自在吟啸。

但是,那样的我,会出现吗?这样的我,能够让她出现吗?

09新年.JPG
大年初二发牢骚实在不是很好,应该快快乐乐过新年。

Posted by naGGGG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2548755914115427819.jpg

离开这里已经十个星期有余,《老万叨叨馆》没了喁喁絮语,感觉像是座荒芜了的花园,杂草丛生,花木凋零。这十个星期一直过得很混乱,生活如是、心情如是。尤其最后一周,每一天更是昏天暗地,没天没夜地在赶功课。上课的日子都被用在跟时间赛跑,心情无遐整理,喜怒哀乐全掺杂在一块儿,混乱得使我做事一直提不起劲。现在回到正常的生活来,我总算可以好好想想了,如果要用几个词来总结过去十二个星期的心情,我想应该是——无助、疲惫和寂寞。

我的无助源于我的无能。这个学期课内和课外的东西多了许多,要留心的、要决定的、要解决的、要承担的,没一样做得好。然后我发现,我的学问是如此的粗浅,我的能力是如此的微薄,我的意志是如此的脆弱;我,有太多太多的不足。不足是没有关系的,有关系的是我不能改进它。原本没有天分就应该比别人更努力一百倍,可是我却没有这样做,所以当别人在前进的时候,我才还停滞在原点!

匆匆的生活、负面的思绪、糟透了的时间安排、随便应付过去的课内和课外的东西,这些都使我感到很疲累。然后,我开始动摇了——开始觉得自己以后不能是一个好的工程师,有点后悔接e-bulletin来做;甚至,此前从来没有过的,有那么几个瞬间,我突然怀疑自己为什么要留在辩论组。疲惫,让我渐渐地忘记曾经确立好的目标,让我渐渐地迷失生活的方向。而当我越疲累,我就越气愤。困扰我的这些东西都很琐碎,就因为我太差了,它们才能影响我!

有时候,我希望身边有一个人,在我无助时能够帮助我,在我疲累时让我依靠。我可以对他表现我的焦虑、我的彷徨、我的伤心、我的任性。这个人可以是任何人,包括家人、朋友、情人、长辈、同学、前辈等,可是这个人在哪里呢?我的心像是一间四四方方的小房间,里面只有我一个人。外面人来人往,我会在窗前和他们打招呼、说话、嬉闹,但是就从来没有人打开房门,走进我的世界。Nelly说,我给人距离感,即使微笑也让人觉得有距离。她说得不无道理,我很羡慕那些能够勇敢地去靠近别人的人,或许我应该主动一些,尝试打开房门,打开这颗封闭的心。

我知道我的想法很消极,也很清楚必须作出改变,否则会慢慢地被这些消极的情绪侵蚀得体无完肤。所以,当它冒出来的时候,我会压抑它,尝试忘记它,然后设法从积极的角度去看待事情。这个时候,我会看天空、看星星、看树、看草、看花、看叶子、看湖、看雨;听风吹、听水流、听虫鸣、听鸟叫;这些自然存在或生长的东西都太美了,却不耀眼,如此宁静和祥和,让我原本混乱的心情渐渐沉淀下来,然后我会想起,我的身边有更多美好的事,不是吗?比如说友情。我和中学朋友们的感情依然深厚,和大学朋友们的相处也日渐融洽和自在。此外,我二十岁了,老天眷顾,让我又活过了一年,生命如此珍贵,我怎会舍得摧残它。还有爱我和我爱的家人,我开心,他们就会更开心。我一定要记得这些美好的事,要记得它们不是理所当然存在的。

叨唠了半天,可以说的话总算说完了,那些不可以说的就让它深藏在内心,然后慢慢地消逝掉吧。希望这些话滋润了这里,也能够滋润我心中的花园。一切一切,都会变成满天飞舞的蒲公英的种子,如同冬天的雪花,自由、轻盈、纯洁。

Posted by naGGGG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1.jpg

我的大二生活已过了两个星期。颓废了四个月,开学第一天还真有些不习惯,好像什么都没有改变,却又好像什么都已经改变。也许是整个假期天天呆在家里,足不出户,一下子回到外面反而有点不自在了。

日常生活没什么多大变化,照样平淡、忙碌和寂寞,不过有时也会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例如:我又撞车了!我觉得很糟糕,为什么做任何事都做不好,不仅对不起我的钱,更对不起我的家人。这次的意外让我深深地体会到家人的伟大,“家是我们永远的避风港”这句话的意思我现在懂了。

上个星期六文馨、艾颖、Sushyan和我在家仪家一起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中秋夜晚。晚餐后,我们在院子里玩灯笼、看小孩们玩BBQ、边吃边聊,过后我们还心血来潮,提着灯笼到附近游了一圈。原本这会是个圆满的中秋节,遗憾的是,我光顾着聊天,竟忘了赏月!唉——那晚的月亮到底圆不圆啊?

除了以上这些,生活上也没有什么值得记录的事了。没有特别的开心和伤心,对许多事都已经习以为常,也已经麻木了。

Posted by naGGGG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2) 人氣()

  • Sep 14 Mon 2009 19:19
  • 最后

上个星期去了佩璇、ShirleySook Hwa、丽琪的欢送会,明天她们几个就要作为交换生到英国去了。我在想,一年后的这个时候,我们还能像这样欢聚在一起吗?时间和空间会不会让我们变得无话可说?我们的友情是不是已经接近尾声?

大学的这一年间,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我感受到了很多的“最后”。一个简单的点头微笑,或许就是你和一个普通同学的最后一次接触;一次例常活动后的聚餐,或许就是你和学长们的最后一次交流;一句简短的“一路顺风”,或许就是你发给一个要好的朋友的最后一封短讯。人生好像是在不停地搭列车,不停地上车和下车,不停地遇见和再见;而当我们搭上生命的最后一趟列车时,谁又会坐在自己的身旁呢?还是,自己是这辆列车上的唯一搭客?

7-9-09 Farewell 29.jpg
欢送会第一站:LowyatK

7-9-09 Farewell 1.jpg
欢送会第二站:火锅大餐

7-9-09 Farewell 33.jpg
欢送会第三站:甜品哥哥

7-9-09 Farewell 3.jpg
欢送会最后一站:丽琪家过夜

我的朋友们,现在,你们即将下车。愿你们的下一趟旅程会更加精彩,也期盼着在一年后的这个时候,我们会在同一辆列车上相遇。

一路顺风!

Posted by naGGGG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1) 人氣()

1.jpg

我从森林里归来 迎风的散发上挂满 田野里朦胧飞莎 合并双掌捧脱起
我从森林里归来 迎风的散发上挂满 田野里朦胧飞莎 合并双掌捧脱起

这纷纷飘坠的音符 满我是温暖满心是爱
这纷纷飘坠的音符 满我是温暖满心是爱

我问是否拥有了他 还是他拥有了我 你可曾在甜美的歌声里 表达了自己

这纷纷飘坠的音符 满我是温暖满心是爱
这纷纷飘坠的音符 满我是温暖满心是爱

相信许多人都听过这首歌吧。

歌,曲与词的结合体,真是一种美妙的东西啊——使人们感到温暖和欢喜,让人们表达快乐和悲伤。它是全世界共同的语言,每个人都可以拥有它,它是人类自然生成的热诚!

音乐的世界没有隔阂和不平等,愿现实的世界如是。

Posted by naGGGG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

P8010010.JPG

今天是2009722日,一年前的今天的这个时候,我和艾颖正在南大的宿舍里大扫除——洗衣、洗厕所、扫地、抹地、检查宿舍设备......。晃眼一年又过去了,现在的这个时候,AMCISA新一届的新生营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那些新生们是不是也像当时的我一样,茫然地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我的那些朋友们是不是也像当时的学姐一样,不遗余力地带动队里的气氛?直到现在,我仍常常想起当时的日子,我还记得......

2008720日:
在往Tanjung PagarKTM上,我、Nelly和艾颖彼此畅谈选择新加坡的理由——Nelly为了物理;艾颖为了更高的薪金;而我说:“我要真正的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不要Chemical WITH 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现在想起,我的这个梦想还真是“伟大”啊!我们聊了很久、很深,那晚更是我第一次看见艾颖哭。我们也遇到了一位南大生——育华学长(应该,我记不清楚了),他在火车上窜来窜去,四处“搜寻”南大新生,就这样和我们碰着了。他和我们聊了聊大学里的事情,我还记得他说过,大学很自由,但也因此充斥着诱惑,我们必须懂得自制。

2008721日:
大约五六点钟醒来,火车已将到Woodland。育华学长领着我们过了关卡,然后就与一早便等候在那里的学姐学长和其他新生们会合。我看着眼前这个我不顾一切而来到的新加坡,我应该高兴,应该激动啊!然而不安的感觉却从那个时候开始滋长。我们坐南大的Shuttle Bus来到校园,负责Hall 1的学长们帮忙我和艾颖把行李又拖又抬地搬到位于山坡上的13-02-196号房。那段路程非常艰辛,拿诺丁汉的SAC-Block的距离与之相比,还真是有点儿小巫见大巫呢!我们匆匆放下行李后,都没能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学长们领着去办理杂七杂八的手续。直至下午五点左右,新生营全员才集合在一起。我被编进“秘蜜瓜”,SA们尽心尽力地带领队里的活动——玩游戏、喊口号、互相交流等,可恶的是,我这个没良心的东西,随着心中不断涌起的不安与陌生,我的态度越来越显得敷衍和不自在。我很希望“既来之,则安之”,可不知怎的,我的脑海飘过很多东西——忧虑、害怕、担心、思念......,我还不断地向队友借手机打回家。晚餐过后是新生营的开幕典礼,我还记得在那开始前美琴学姐和我分享了她在南大初时的一些消极的经历——对人际关系的疲惫、Grant的压力、曾经想过休学等,但是她没有放弃,努力地走出了阴霾。那时候我想,或许我现在所面对的正是她当初所经历的,我应该要有耐性,然后就能等到晴天的来临。开幕典礼圆满结束,之后新生被安排和同系的学长学姐交流。我和同系的新生们各自说出选读该系的理由,大部分都是保护环境之类的,但是一位学姐说,Environmental Engineering不是我们想象中那样的,更多时候是着重在水资源开发。我听了她的话后有点动摇,加上一直萦绕在脑海里的那些消极的思绪,我开始怀疑新加坡是不是一个对的选择。

2008722日:
早上六点多,来接艾颖的学姐就来敲门。艾颖走后,我因为身心疲惫,胸口有点不舒服,便在床上躺着,直至学姐来接,才挣扎着起了身。早餐过后,新生们继续未完成的手续,这时我却发现我忘了把护照带出来,幸好一位学长愿意陪我大老远地走回去拿。AMCISA的人真是好的没话说,不过如果这位学长知道我几天后就走了,他肯定会晕过去吧。午餐过后,新生被“放”回宿舍,我和艾颖开始清扫房间,那时我真的想过就这样一直待下去的。可是不知怎的,当我一回到人群中,孤独、彷徨和思念便向我凶猛地袭来,胸口好像压着一块大石,让我无法呼吸。我很犹豫,却不敢也不能打回家,因为妈妈肯定不能给我一个中肯的意见。于是我打给文馨,又和她母亲谈了一会儿。我想了很多,突然脑袋里“叮”的一声,我想通了,然后我决定回去。我在晚饭时把这个决定告诉“秘蜜瓜”的SA,他们找了AMCISA的主席和我谈,希望能够帮助我解决问题,但是我心意已决。通过AMCISA,我联系上一位坤成校友——连莹学姐,我托她帮我安排回国的事宜。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定要找她,也许是人处异乡,校友之间感觉更亲近吧。那晚是我和“秘蜜瓜”的最后一晚,我们一起玩转站游戏、玩接龙、破冰、拍摄短片......。活动结束后,“秘蜜瓜”全体队友向我道别,我对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AMCISA。”

2008723日:
这天是AMCISAMSA交流日,大家一大清早就集合在Recreation Centre我在早餐后不久就离开,跟着几位SeniorsOAFA询 问退学事宜。午饭后,我独自一人在南大四处走走。我在华裔馆的南大历史展逛了一圈,又到南大公园溜达溜达。那时应该是毕业典礼结束不久,许多毕业生及他们 的家人在“南洋大学”的牌坊下拍照留念。我在远处看着他们,这原是我所追求的景象啊,可现在它对于我来说却只是一处风景。我也在慕名已久的南大湖兜了一 圈,不过我这个时刻的心却感受不到它的美,没法,心境使然。晚上,我和欣凯在Skype上通话,我告诉她我放弃留学新加坡的决定,一开口我便哭了,现在我终于体会到了她的心情。我们境遇相似,互相安慰,两个人,一个在新加坡,一个在日本,就这样一起度过了难熬的夜晚。

2008724日:
今天下午我要回去了。连莹学姐送我到Tanjung Pagar火车站,我们在等候火车抵站期间聊了一会儿。我们谈起坤成,连莹学姐也说了一些她在南大及目前在中学教育实习的事情。火车将抵达时,我们在检票站前分手,我想我会记住她的,也一定要记住在这四天里对我好的每一个人。火车开动了,窗外的景物飞也似的倒退着,我像是做了一场梦,而现在梦终于醒了。

就这样,我回来了。这次的出走(总结前后,这是最恰当的命名)是我人生的一个转捩点,它让我更深刻地体悟到人心中的各种情感,也让我看见了自己的脆弱,使我更为认真地对待自己的人生。可以这样说,我真正脱离中学,便是从那个时侯开始。

所以,谢谢你,新加坡;还有,再见。

Posted by naGGGGG at 痞客邦 PIXNET Guestbook(0) 人氣()